Quantcast

The Director's Tour—Chinese (Mandarin) (中文)

不论古今,艺术家都想用骗倒眼睛的手法,模仿大自然。这种渴望,在十五到十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尤其强烈。这个精緻的小房间,是很好的例子。骤眼看来,整个房间傢具齐全,墙壁下方有长凳,上方有橱柜,橱柜甚至有影子。原来这全是假象。细心瞧瞧这堵墙,您会发现整个装饰都是用木头精心镶嵌而成的,以成千上万块木片组合起来,做到非凡的效果,製造出来的假象出神入化。

这是费德里科‧达‧蒙蒂费尔特罗公爵的私人避静之所,是他在意大利古比奥城的大宅裏的一个小房间。费德里科是伟大的军事领袖,这裏的摆设也表现了军事上显赫的一面。右面後方的角落裏有个头盔,上面有只鹰,就像刚才兵器馆裏展示的头盔一样。不过,这裏大部分的装饰都令人联想到和平时期的活动:格子装饰的橱柜裏有乐器、量度工具、书本、科学仪器,以及鸟笼和鸟。这是费德里科避世的地方,可以在这裏展示自己对学习的热诚,沉醉在学习当中。十五世纪的一位记事者形容他说「每天都要学点新东西。」他熟读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学和历史。文艺复兴时期有一个明显特点,就是力求达到古人的成就。在视觉艺术方面,把物品和人物迫真地重塑、刻画,正是文艺复兴传统的一部分。

下一站是中古时期的彩色玻璃窗。请走出小房间,向左转,然後留意右边的墙壁,就会看到这些玻璃窗。



约翰尼斯‧弗米尔创作这明亮的油画的时候,是十七世纪,和伦布兰特同期。我们知道弗米尔现存的作品只有叁十六幅,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典藏了其中五幅。 弗米尔擅长画宁静的室内景物和女子。在这些家居环境裏,弗米尔把简单的场景,描写得很有诗意。请看女子头上和肩上簇新的白布,和光线透进房间的情形,包括渗在墙上的柔和光线,和水瓶、水盆上的亮光。弗米尔擅於捕捉光线的视觉效果,表现出色。这幅画构图精美,画裏的每一个元素都配合得天衣无缝。整幅作品十分完整,却又指向远离荷兰的地方:墙上的地图暗示比较广阔的世界,而桌上的布又来自土耳其。 下一站会把您带到远离欧洲的地方:我们会回到大堂二楼迴廊,出发到远古的近东地区去。

这人像扭动著身体,表现热情舞动的一刻。人像的头朝著一个方向,胸部朝著另一个方向,臀部扭向第叁个方向*。这个姿势是几乎没有可能做到的,艺术家却把它塑造得优雅自然。 跳舞者丰腴的外形和複杂的造型,是十二世纪印度雕塑的特色。塑像凸出跳舞者的身体部分,她身上有很精緻的珠宝。这些装饰品加强了跳舞者的动感,珠宝的质地使她的肌肤显得格外幼滑细致。请看她头上精心设计的山形冠,和面部形成对比,让她的容貌显得更加平静祥和。

这雕塑反映印度思想所谓「有诸内、形於外」的上善修为。这位印度飞天神女,原来安放在一座印度庙的壁龛裏。壁龛中央应是神明的形象,四周的墙壁上有其他雕塑,象徵神圣的力量,可穿越到另一世界。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有丰富的南亚和东南亚文物,希望您有时间仔细欣赏。现在我们到日本艺术展览厅去。请回过头来,穿过展览厅,朝另一边的玻璃门走去。这几个展览厅有时会暂时关闭,以便重新摆放展览品。如果日本展馆没有开放,请到欧洲绘画展览厅去,地图上有路线指示。

Wheat Field with Cypresses

Choose one of our suggested itineraries to help you navigate the thousands of works on view at the Met.